我的十年编程路 2014年篇

2014年,对我来说意义非凡。除了前一篇提到的写作之路正式启航外,还有一些其它的种子,也是在这一年播撒下去的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那是在1月3日,我收到了本地一家国企的面试邀请,当然前提是我投了简历。为什么这个日期能如此准确呢?为了写这篇文章,我特意查了一遍2014年的邮件收件箱,才发现当年还真的做了不少事。

面试确定在1月6日,是个星期一,时间是午后。我坐着直达公交车,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抵达公司,开始面试。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去的路上,公交车的广播里放的是江美琪的“那年的情书”,非常老的流行歌曲,不过我还挺喜欢,直到现在它还在我的播放列表里。

整个面试过程还挺顺利的,不久就给了Offer(我忘了有没有二面)。与此同时其实还有一家公司也给了Offer。我权衡了一下,现在回想起来,大概是我觉得自己不想再长途跋涉了,另外就是工作求稳一点,毕竟去年发生的事,让我有点余悸。还有就是父母一辈的建议,他们在工作上其实一直都是求稳的心态,直到现在也是。于是便选择了这家公司,没想到,这一干就是不到四年。

先讲本职工作吧,国企嘛,大家懂的都懂。工作内容并不像之前那么饱和,打卡也没那么严格,中间请个假啥的只要不太过分,一般也不会追究太多。另外,公司还管午饭和晚饭,虽然口味说不上优秀,但起码不用有这方面的开支。缺点呢,当然也是有的。就是每周要自觉加8个小时的班,其实就是要一个工作态度。哪天加无所谓,工作日晚走一些可以,或者周六日来一天也成。另外就是工资真的不多……

但是,这样的工作强度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到了天堂,之前紧绷的状态终于可以松弛下来。又但是呢,虽然环境发生了变化,人的习惯、状态不可能切换得如此之快。这导致一开始的工作我还是那种很拼的状态。所以,虽然开始定的工资不多,但是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涨薪。具体不记得是在试用期还是转正后的首月,反正是很快就对了。

当时我在研发部,研发部部长是个很nice的人。所以跟着他混,真的很爽,我现在都很感激他。为了让我更快上手实际工作,在春节放假前夕,还推荐给我一本关于密码学的书看,是真的会给我看实体书,不只是说说而已的那种,而且还会细致地告诉我看哪部分。所以春节期间,我确实也有认真看,虽然现在都忘了。

现在想想,其实我现在的一些管理上的做法,也深受他的影响。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,而不是呆板复制来的。比如推荐给组员一些学习资料,给“后进生”一些特别关注等等。虽然在后来的工作中,对他有些意见。但是现在看来,越来越理解他,这部分就放到后面再讲吧。

于是就这样舒服地过了半年多,之后我那颗躁动的心终于又开始躁起来了。我觉得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啊,特别是我看到公司里有些上了年纪的员工,还是简朴地骑着上世纪风格的老旧自行车回家。当时的我有些拜金和物质主义,觉得一直拿着这点工资可不行。再就是一直这种状态工作,也是很难有成就的。

另一方面呢,我这个人其实特别喜欢搞些文字上的创作。这要追溯到学生时期,甚至要到初中的时候,这里就不展开了,有机会再和大家聊。总之就是会非常有意愿写一些东西,随便写,心里想的啥就写啥,而且写的很快。就像现在这种文章,其实我并不会花太多时间,因为就是想到啥就写出来。刚开始一直都在新浪博客上写,现在工作了,就会产出越来越多的技术类文章。后来我发现这类文章发在新浪博客似乎不太合适,于是就转战到CSDN。

我在CSDN的首篇博文,是在2014年的6月27日下午4:08:18完成的,那天是个星期五,工作日。对,没错,我特意翻出来看了一下时间。博文的标题是“静思 新的起点”,毕竟是刚注册的新号,所以发一篇这种标题的文章也不足为奇。这篇文章篇幅不大,我全部摘录过来:

终于有个时间能让自己安静一下了。
2014年已经过半,下周就是7月份了。自从新浪博客转战到CSDN之后就没怎么发过博文,说的实在一点,连博客也很少上了。
发几句牢骚的话,现在的人们,内心比较浮躁,能踏实下来阅读博客的人越来越少,更别提写博文了。其实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身上,写代码的时候经常是百度谷歌,然后复制粘贴,能用了就行了,虽然很多时候很想总结一些东西,可就是懒得去写,懒得去弄。工作了也有两年了差不多,能拿出来和别人Share的东西屈指可数。
另外还有对技术的选择。今天看别人在博客里面说,现在的技术门类很多,当我们看到那一扇扇敞开的技术大门时,我们不知所措;当我们踏进其中的一个的时候,又发现一眼望不到头。而且有一种被技术所束缚的感觉,觉得自己的命运会随着某一项或者某几项技术所牵连。一旦这项技术大热,自己也会变得抢手;反之,则会担心自己的未来,悔恨当初的选择。这无疑体现了面对选择的迷茫和对自己能力的不自信,尽管从理论上讲,高级程序语言是有共性的,但还是会有这种担心。
自从年初进了一家比较有年头的国企之后,人就变得更懒了。总想学点什么跟上时代,却总也是浅尝辄止。尽管最近事务繁多,可这也不能成为理由,总之这样的状态真的很不好。
CSDN是我很少涉足的地界,希望在这里能够养成知识总结的好习惯,从现在开始。
PS:结尾一句颇有中“常立志”而非“立长志”的意味,不管如何,这篇文章虽是发在网上,但也是对自我的激励,其中的轻重唯有自己最清楚。

接下来呢?我还真的就开始发文了。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决定了就去行动,大多数时候不会瞻前顾后想太多。所以我说当时说要“立长志”,算是没食言吧。

在写博客的时候,获得了不少成就感。那个时候Android 5.0发布,ToolBar替代ActionBar登场了。我连载了四篇关于ToolBar的使用,一下子,我的博文散布在百度搜索结果的前几页,这几篇文章的浏览量也跟着上涨,大几千到破万。但当时国内的Android开发环境,很多App都是照着iOS的版本来,所以关注原生组件的开发者并不多,再加上新组件刚推出,很多人还不知道,也就不会去搜索。所以这个浏览量也就停在这个水平,没有爆起来。

这给我一个启发,也奠定了我后来写博客的原则,那就是:尽可能地发网上搜不到的东西,或者尚未在国内流行起来的新技术入门。所以大家如果看我的博客,不管是哪个平台,其实文章并不多,因为很多时候,放手一搜,答案就有了,我再写一遍有啥意义呢?

除了写作之外,再加上工作本身需要,我开始研究大量的开放平台,比如百度移动联盟、iBotCloud智能云服务、讯飞语音、大众点评、 腾讯开发平台等等。还有各种应用市场,比如360、百度、小米等等。日后想开发什么功能,直接把现成的能力拿来集成就完了,最多是花钱做私有化部署呗(后来的产品需求还真的进行了私有化部署)。

但是,作为一个24岁的年轻人,那会儿也不爱看剧、游戏也就玩那几款,所以可供支配时间就很多,所以我并没止步于上面这些事。

我决定重学C语言,因为Android的NDK开发是我的软肋。又因为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还买了数据结构、算法导论、设计模式之类的经典著作。当然,这些著作到现在也还没看全。

另一方面,我的眼界开始向广度看去,订阅了51CTO、极客学院的邮件期刊,以求在技术上能看到更多。虽然有些看上去很难看懂,但其中的某些内容还是可以吸收的。除了专注技术外,我还订阅了像南方周末、知乎每周精选的邮件期刊,也是为了扩展眼界。

当时还闹了个笑话,我错误地订阅了OpenHW开源硬件社区的邮件期刊。嗯,是“硬件社区”。这个社区当时还挺活跃,于是我很快就发现订阅错了,但是不知为何没退订。反正我看邮箱,直到2014年年底,这个社区的邮件还在我的收件箱里出现过。

还有就是开始使用Github。毕竟之前都在用SVN,Git是从未涉足过的领域。当初注册这个,大概就是为了了解一下Git的用法吧。

因为有了自己的小小积蓄,开始投资爱好,比如买正版CD来听。不得不说,当时听正版CD和盗版MP3还真听不出啥不同,直到后来有了音响之后,才发现真的是一耳朵的区别。

另外就是看各种纪录片,嗯,对,是纪录片。我就喜欢看这种纪实的东西,真实的记录,而非杜撰。

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,我开始使用印象笔记,把自己零碎的想法,或者在网上看到有价值的东西记录下来。毕竟我的脑子不好,真的很容易忘事。所以如果有机会我们打交道,我忘了什么事,一定要提醒我,不要有任何顾虑,我基本上都会认为是自身的原因。

哦,对了。有了一点点积蓄之后,终于注册了Steam,开始在上面购买正版游戏,不再玩盗版了。不过购买的,还是那几款游戏吧,所以用现在的话说,其实就是“补个票”。

这样的时光对我来说真的很充实,虽然工资和现在的收入没法比,但这种充实也是和现在没法比的。

于是,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我拿下了公司的年度先进员工奖。

于是,2014年的年底虽然也是个冬天,但是我的心里却很温暖,很有动力。不瞒大家说,眼里看到的景色甚至都不是原来的景色了。虽然每天上下班的路都是一样的,但总能留意到路上的变化,路过的景物之美。

于是,我明白了。激发一个人的主动性、积极性,远比靠任务目标、制度管理更加有效。无论是对公司,还是对个人。

就这样,美好的2014结束了。不过,这还只是个起点。接下来的2015、2016、……一路狂飙。

热门相关:帝少的专属:小甜心,太缠人   照见星星的她   第一神算:纨绔大小姐   薄先生,情不由己   薄先生,情不由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