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我,不想做管理

回看上一次复盘,还是在2022年12月31日。那次复盘的内容是年终工作总结,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快要两个月,也是时候该做一次复盘了。

这两个月,发生的事情其实不算多,但是心态发生了不小的转变。

原以为该结束的项目,一直拖着没有结束。原因其一是因为对接的客户方联系人并不知道确切的验收标准,再加上他们各自也有KPI指标,所以一直让我们这边配合支持;原因其二是因为接下来的一期合作会有竞标,如果我们这边支持的不错,对竞标会有帮助。所以即使符合验收标准,为了形象工程,也要继续支持。

对于第一个原因,在双方沟通后,客户方对接人比较固执,仍然希望我们支持。迫于第二个原因,我们便选择了继续。

整个过程就是这样,说起来两三句话就能表达清楚,但实际过程确实很煎熬。反观项目的其它模块,虽然也有延期,但总体来说都还算好沟通,没有让我感到特别不适,并且都已经正常完成验收。只有这个模块,无论是我还是组员,都已心力交瘁。想想后面可能还会到来的一期合作,甚至产生了不太希望合作发生的念头……

正是有了上述体验,我得到了一个结论:现在的我,还不足以应付管理工作的全部内容。

诚然,做技术,然后转型管理是一条很多人都会选择的路,我也不例外,不然也不会去考PMP证书。但在实际工作的过程中,对于那些较容易沟通的客户,能很顺利地把项目做下来,而且客户评价还不错。但对于不太好沟通的客户,便很难拿下。

我觉得这里有两方面的原因:一方面是经验不足,毕竟不是所有的客户都是好沟通的客户,所以遇到难缠的客户是正常的。另一方面是性格使然,我的个性其实不太善于言辞,实实在在地做事更适合我。

在这两个月中,我多次说服自己,不要相信: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”。但依然无法达成所愿,甚至内心很痛苦。

上上周末,去书店,看到《世界尽头的咖啡馆》,一本很薄的书。很快,我便看完了。这本书在某些地方被归类为哲学宗教,但我觉得所有上班族,特别是对工作现状不满意的人群要看一看。
整本书是以作者的经历串起来的,他本人遇到了困惑。像大多数人一样,毕业,然后上班。随着职位的提升,薪资越来越高,工作越来越忙。在外人看来蛮体面的,自己觉得也还不错,但又觉得哪里不对。书中的原文是这样描述的(有点长,但我觉得很契合现在的我,也是受到震撼最大的一段):

如果我坦诚面对自己,我得承认,我多年来都在想,除了我已经体验到的事物,生活是否还有更多的可能性?我并不是说生活很糟糕。当然,生活偶尔令人沮丧,尤其是最近,可我有体面的工作,也有知心的朋友。生活还好,甚至可以说挺好。可我心底隐约有种别样的感受,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“就是因为产生了这种感觉,人们才会问出那个问题。”凯茜说。
我惊呆了。她再次道出了我的想法,而且我突然意识到,她的话可能是对的。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自己又来到了悬崖边。这一次,我往前迈了半步。
“凯茜,能再多跟我说说那个问题吗?”
她点点头:“我刚才说,问出这个问题就好比打开一扇大门。人的心灵也好、灵魂也罢,不管你用什么词形容,它都会去追寻答案。这个问题会占据提问者生活的优先位置,直到他有一天找到答案。”
“你是说,一旦有人问自己‘我为什么来这里?’他就再也无法抛开这个问题了?”我问。
“不,不是无法抛开。有的人只是不经意瞥到这个问题,也许还仔细看了,但最后依然会忘记。有的人问了自己这个问题,并且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想知道答案,他们就很难再忽视这个问题了。”
“假设有人问了这个问题,也找到了答案。”我问,“那然后呢?” “这是件好事,也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。”她笑着说道。
“我刚才说,提问这个行为本身就能产生寻找答案的动力。”
“要是有人找到了答案,就会产生另一股同样强大的力量。人们一旦知道了他们为什么来,为什么存在,找到了活着的目标——他们就想实现这个目标。这个目标就像藏宝图上代表藏宝地点的×️。一旦看到了×,你就很难假装没看见,很难不去寻宝。回到我们说的具体问题上,一旦有人知道了他们来这里的目标,他们从情感上、甚至从生理上,都很难不去尝试实现那个目标。”
我往后靠了靠,努力体会凯茜讲解的一切。“这么说,提问会让情况变得更糟。”我答道,“我就说嘛,人最好还是永远不要问那个问题,继续原有的生活,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。”
凯茜看着我:“可有人选择提问。只要时机成熟,每个人都得问自己这个问题。”
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,只好紧张地大笑。想到自己之前迷路时终于看到街灯有多么兴奋,现在的我不知该作何感想。 “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。”我说。
“我希望你不要觉得这些事情要‘面对’,而是要‘迎接’。”凯茜回应,“你知道吗?你之前形容的那种感觉,不是一种别人告诉或描述给你听的感觉。如果有一天你决定放下那种感觉,就勇敢做出选择吧,只有你自己才能给你自己做决定。”

对,“只要时机成熟,每个人都得问自己这个问题”。这个问题就是:“我为什么来这里”,是:“为什么来,为什么存在,找到了活着的目标”。

回顾我的职业生涯,其实也没有多少规划,要么是走大多数人走的路,要么就是跟着感觉走,走一步算一步。跳槽过很多次,但唯一不变的,甚至可以说是从学生时期就坚持的一件事就是写作。从软件开发,到测试,工作内容变了,但不变的只有写作。写作帮我出版了自己的图书,还有电子出版物。当然,还有博客。

当然,我也像书中提到的那样:

我从未用这种方式思考过问题。在我过去的人生中,我所作出的大部分决定都是为了回应他人的期待,比如说家人的建议、文化环境带来的压力和别人的看法。而现在问题不一样了。

如果从事写作,我和《世界尽头的咖啡馆》书中所提到的问题一样,我想过钱的问题(书中的原问题是:你满足吗?)。毕竟现在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。这本书也给了我答案:

凯茜等我说完才开口:“约翰,如果一个人一步步想清楚自己为什么存在,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,你觉得他们会因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兴奋吗?
“然后,去做实现存在意义的事情,是不是也很令人兴奋?”她问。
我又愣住了。这个问题似乎简单了点儿。我难道是听漏了?“答案当然是肯定的,”我说,“怎么会不兴奋呢?这种情况下,一个人再怎么兴奋,再怎么有干劲都不为过。”
“那你觉得这个人有什么理由会失败?” 我看着她。还没等我回答,她又开口了。
“你见过每天都全力以赴做事情的人吗?他们是不是把时间都花在自己能真正乐在其中的事情上?” 我想了想说:“这样的人不多,不过我确实认识几个。”
“他们擅长做自己爱做的事吗?”凯茜问。
“当然擅长啦。”我带着一丝讽刺的语气答道,“他们在那些事上花了大把时间,当然会擅长了。比如说,他们闲暇时读的书是关于那些事,看的电视节目也是关于那些事,甚至还会参加相关的集会……有了这些投入,他们肯定会擅长他们所做的事情。”
“他们会感到厌倦吗?”她问。
“不会,”我说,“对于自己爱做的事,他们似乎怎么做都做不够。这类人做起事来就像打了鸡血,而且……”我说到一半打住了。
凯茜冲我一笑:“你觉得这种人会很难找到工作吗?”

还有这一段:

有些人为了买更多东西去赚更多钱。他们希望通过购物满足自己,因为他们每天在做的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。可这里面有一个陷阱,他们买的东西越多,为了挣钱而工作的时间就越长,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恶性循环。

说到这,这篇复盘看上去像是好书分享,但我想说的是:这本书确实触动了我。为什么我会频繁跳槽,想改变工作环境,但无论在哪家公司,都还会从事写作的“兼职”工作?难道这不代表我对工作内容本身就不满意吗?难道这还不够证明这不是我真的想做的事情吗?

当我回看自己之前写过的一些文字,那些提到写作的文字,还有我的未曾磨灭的理想,我突然明白了。工作内容,其实就是为了写作“造血”。写作才是我真的想做的事情。当我想通这一切的时候,我很激动,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(但实际外表很平静)。

是啊,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?失败了,又会如何呢?留在现在的公司打工,虽然收入稳定,但如果有一天被裁员(外包公司文化如此),除了得到收入,我还有什么得到呢?所以这真的值得继续下去吗?

热门相关:骑士归来   囚禁的快感   豪门闪婚:帝少的神秘冷妻   人间欢喜   明月照大江